站内搜索:

搜索

佛教新闻

天童新闻
天童视频
天童公告
政策法规
天童祖师
天童文化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东吴镇天童禅寺
邮编:315114
电话:0574-8848 0624(库房)、8848 0525(客堂)、8848 0302(传真)
网址:www.nbttcs.org

微信:nbttcs

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
 

Copyright © 2019 天童禅寺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79400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宁波

新闻系列

天童禅寺

太白问道

>
>
宁波天童禅寺举行纪念明暘老和尚诞辰100周年暨宽润老和尚诞辰110周年

宁波天童禅寺举行纪念明暘老和尚诞辰100周年暨宽润老和尚诞辰110周年

分类:
天童新闻
作者:
来源:
2015/05/14
浏览量

  为了缅怀先贤,2015年5月12日,宁波天童禅寺隆重举行纪念明旸老和尚诞辰100周年暨宽润老和尚诞辰110周年追思法会。法会在布置庄严的法堂举行,参加本次法会的诸山长老有:浙江省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宁波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天童寺退居方丈广修老和尚,浙江省佛教协会会长、宁波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雪窦寺方丈怡藏大和尚,浙江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宁波市佛教协会会长、天童寺方丈诚信大和尚,宁波市佛教协会副会长、鄞州区佛教协会会长、阿育王寺方丈界源大和尚,宁波市佛教协会顾问、天童寺首座修祥老法师,鄞州区佛教协会副会长、天童寺堂主兼都监德云法师,宁波市七塔寺监院界义法师以及天童禅寺全体法师及居士。

 

 

 

 

 

  宽润法师生平简介

 

 

  宽润法师,号锡铨,俗姓朱,浙江省鄞县陶公山人,1906年农历二月十九出生。初学书画装裱业,二十七岁时投杭州虎跑寺礼弘伞法师出家。1932年在本寺受具足戒,随圆瑛法师学习《楞严经》,参究至诚,深受器重,嗣承临济法脉,为临济宗第四十一世。先后任本寺写法、知宾、衣钵等职。后参谒金山、高旻等名山诸宿。1936年住镇江金山寺,旋迁福建涌泉寺。翌年回到天童禅寺,任监院职,兼管鄞县西乡定光寺、天井寺住持。在抗日战争时期,宽润法师为鄞西抗日游击队、地方民主政权给予多方协助和支援。抗战胜利后,住鄞西江镇冷水庵,被选为鄞县佛教会常务理事。1947年重回本寺,复任监院。

  1956年,两序大众公举宽润法师为本寺住持。1957年2月,被增补为中国人民政冶协商会议鄞县第一届委员会委员,以后连任政协鄞县第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政协宁波市第三届委员会委员(时县市和并)、政协鄞县第四届、第五届、第六届委员会常务委员。1958年8月,鄞县佛教徒代表会议召开,会上成立了鄞县佛教协会筹备委员会,宽润法师当选为副会长。以后又出席中国佛教协会第二届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宽润法师精通佛法,兼擅诗书。在住持本寺期间,发扬“农禅并重”传统,在认真开展法务同时积极组织全寺僧众参加农副业生产劳动,努力做到全寺粮食自给自足,多次获得有关部门的表彰。在保护好千年古刹建筑群同时,兴建圆公塔,重建面壁居。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无故遭受反复批斗,在惊吓之中于1968年12月含冤逝世,世寿六十三岁,戒腊三十七年。

  1980年,宽润法师的冤案得到平反昭雪。是年7月,由鄞县政协主持在本寺召开宽润法师追悼会,对宽润法师的一生给予实事求是的评价。同日,本寺举行了隆重的追思悼念法会。1990年,新建宽润法师纪念塔于古天童太白精舍东隅。

  宽润法师生前爱好收藏书画,善书能诗,然而在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之后,所有收藏损失惨重,所作诗稿散失殆尽。只有宽润法师亲手种植在天王殿前的两棵雪松在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之后已成参天大树。雪松常青,溪水长流,宽润法师在天童寺的业绩永远铭记在人们的心中。

 

  明旸法师简介

 

 

  明旸法师,俗姓陈名心涛,字俊豪,1916年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父陈金南,律师兼林场经理。母蒋树英,毕业于专科学校,任福州女子刺绣学校校长兼刺绣工厂厂长。明旸法师从四岁起即受母亲的启蒙教育,五岁上私塾,六岁起在西峰里小学读书。十岁时,随母亲前往福州白塔寺听圆瑛大师讲经而有所领悟。

  1930年初,明旸法师跟随圆瑛大师来到本寺,时年十五虚岁。在明旸法师的再三请求之下,圆瑛大师于是年农历九月初一,在本寺古松堂为其剃度,以《礼记·大学》中“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之名句,赐法名日新、号明旸。名句是商朝的开国君主汤王为激励自己不断地进取而立下的座右铭,意思为天天清洗,弃旧图新。发心出家是明旸法师多年来的强烈愿望,在太白天童终于如愿以偿,令他终生难忘。进入冬天,本寺按例举行传授千佛大戒,明旸法师又向圆瑛大师提出接受具戒的要求。但按律规定,只有年满二十的善男子才可以受比丘戒。幸有本寺净心长老等五位大德高僧在佛前发愿,从各自的年寿上送一岁给明旸法师,使其年满二十才获得了受戒资格,终于成为一个真正的比丘,从此开始了漫长的佛门生活。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明旸法师出任中国佛教会灾区救护团秘书兼总联络;后又两次随圆瑛大师远涉南洋各地,募集巨款支援抗日救国。1939年,与圆瑛大师一起被日本宪兵逮捕,受严刑逼供,却视死如归。1945年至1948年间,协助圆瑛大师创办楞严专宗学院和圆明佛学院,主持教务工作。解放以后,明旸法师虽两次受挫,但仍潜心修持,不退信仰。1979年以后,国家拨乱反正,宗教政策得到落实,明旸法重修扩建圆明讲堂。1988年5月,应邀出任本寺住持。

  明旸法师多次出访美国、日本、韩国、马来西亚以及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为促进中国与各国及港澳台地区佛教界间的友好交流,推动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作出了积极的贡献。2002年7月23日(农历壬午年六月十四日),明旸法师在上海龙华寺圆寂,按照他生前的意愿,灵龛运到本寺荼毗,骨灰安葬在圆公塔院内。

 

  明旸法师生前任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同时任上海龙华寺、上海圆明讲堂、北京广济寺、福州西禅寺、福建蒲田光孝寺等名寺古刹住持,德望所归,四众同仰:曾主办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龙华寺僧伽培训班,培育僧才,绍隆三宝;先后在苏州西园寺、上海玉佛寺、龙华寺、美国万佛城如来寺和本寺传授三坛大戒,使毗尼久住,正法永昌。曾任全国政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佛教协会弘法基金会主任、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理事、上海红十字会理事等职,为社会两个文明建设贡献力量。明旸法师把毕生的心血奉献给中国的佛教事业,赢得了佛教界及社会各界的赞誉、敬仰和爱戴。